果然我还是个孩子吧

这里凉儿/凉凉/狗凉,怎么喊都可以。没什么雷点,脾气很好,欢迎来找我玩鸭——!

伽罗觉得自己真的很不错

一人血书求官方搞搞超人润唇膏!(p2,3为之前的沙雕脑洞但是感觉搞这个会被盘x)

「参加官方活动x」

代表「欲望」的神,但自己却没有任何「欲望」;缺失一颗心的孩子。

名字叫星⭐(是男孩子——!)

【黑组伽小】交易

        伽罗瞥了一眼埋在自己肩头的男孩,如果是别人敢这样,他早就把对方一刀捅死了。可这个男孩不一样,这是他好不容易抓回来的小猫咪,虽然是野了一点,但刚好勾的起伽罗的兴趣。

  他是魔王,是整个魔界的主人。可又有谁知道,魔王大人是真的很无聊呢?

  活腻了,想死,死不了。

  千百年来,他也尝试过不少方法「自杀」,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。伽罗不禁厌恶起自己的不老不死体质,难道他就真的要这样一直无聊的活在这个世上吗?

  说实话,他连自己是怎么当上魔王都已经记不清了,反正就是活了很久很久。

  鬼使神差的,伽罗低头在男孩额头上点了一下,语气慢下来,居然有一丝温柔:“我们做个交易吧。”

  “你杀死我,我放你自由。”

  听到这话,小心忍不住扯了扯嘴角,嘲讽道:“我打得过你也不至于被你囚禁。”

  其实也算不上是囚禁,毕竟伽罗好吃好喝的供着他,还定期给他吸食自己的血。要知道,魔王的血可是魔界所有生物梦寐以求的东西。可魔王大人却用来投喂自己的小吸血鬼,用外界的话来说,就是暴殄天物。

  两人关系很微妙,要说是外界认为的主仆关系,也不像;你见过那个仆敢对着主人不冷不热,偶尔还给他一拳?

  魔宫里的人也猜测过是不是「爱情」,因为他们偶尔会看见魔王和他的小吸血鬼抱在一起睡觉,醒来后脖子上多几个红印。

  不论是那种,反正可以知道的一点是,这两个人几乎就没有分开过。

  

  伽罗从床上坐起来,摸了下被小心咬过的地方,笑了笑:“你最近怎么胃口这么好,是因为我的血好喝吗?”

  小心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,选择性的无视了伽罗这个问题,什么叫胃口好?请你看看你新收的爱烹饪的巫女小姐做的饭是什么样子的!

  哦魔王体质和他不一样,小心忽然想到,这可能就是魔王不死的原因吧。

  伽罗好像看出了小心的心思,提议道:“要我下厨给你做点东西吃吗?”

  “你会?”——得到的是无情的反问。

  要说伽罗可以以一敌百大杀特杀,小心是信的;但说他下厨做饭照顾人……?

  “啧,果然不信啊……”伽罗喃喃道,“我在不是魔王那会好像会做饭。”搜索着那些寥寥无几的记忆,魔王说道。

  小心点了点头,反正自己也饿了,尝尝高贵的魔王大人亲手做的饭好像也不错。

  两人来到了厨房,讲真的,小心以为伽罗只是随便说说,做饭也只是一时兴起。可看到眼前魔王大人这行云流水的动作,这娴熟的手法,让他不禁怀疑,难道伽罗以前没当魔王之前,是个厨子?!

  伽罗做的也就是简简单单的蛋包饭,不过卖相很好看,闻起来也不错,不过这些东西和魔王这个身份真的是格格不入。尤其是高贵的魔王大人亲自下厨做蛋包饭这种操作。

  “怎么了,不喜欢吃吗?”伽罗把做好的蛋包饭端到小心面前,丝毫没有想到是因为自己过于「普通」的原因。

  “不是,没想到魔王大人居然会做这种东西,味道还不错。”小心尝了一口,给出评价。

  伽罗笑道:“你喜欢的话,我可以一直给你做。”

  小心想到之前伽罗说的交易,开口提醒道:“那我会舍不得杀你的。”

  “那就别杀,我养你一辈子。”